韦斯特伍德全球能源集团主席Thom Payne

今年OSEA2018研讨会的演讲者之一,韦斯特伍德全球能源集团主席Thom Payne最近分享了他对东南亚市场大体上复苏的时机以及该地区勘探与开发活动的中长期前景的看法,他认为宏观经济因素导致了油价上涨。

具体内容如下:

自2014年全球油价下跌、拖延反复,石油巨头纷纷退出东南亚市场,随后价值链崩溃,导致石油天然气行业陷入混乱,三年后,该地区新的获(政府)批准的离岸海洋工程项目终于开始明显增加了。

在前所未有的消费水平的支撑下,布伦特原油(Brent barrel)价格继续维持在70-75美元,促使美国页岩行业快速复苏。然而,较长的周期性市场例如离岸海洋工程,并没有完全受到商品价格上涨的影响,自升式和深水浮式钻井平台数量持续低迷,全球利用率目前分别只有62%和54%。

在亚洲,中国对天然气的需求飙升,政府的工作之一就是遏制该地区的污染、促使经济健康成长,目前已有明确记录显示离岸海洋工程天然气生产的转变。在过去的12个月里,石油天然气行业的情况得到改善,加上行业成本明显合理化,不少项目已经获得(政府)批准,例如印度的ONGC R-Cluster,马来西亚Mubadala的Pegaga和澳大利亚Cooper的Sole油田等。

特别是在东南亚地区,许多世界级的项目正在筹备中,譬如印尼的IDD和Abadi,马来西亚的Kasawari、以及越南的Block B油田。从地理位置来看,缅甸北部的若开盆地一直是新领域的关注点,在勘探钻井和陆上基础设施方面都有大量的投资项目。

据统计,该地区有47个原油和天然气项目预计将在2018年至2025年间在六个国家开始运营,主要项目预计将贡献全球原油日产量约19.7万桶(mbd)、全球天然气日产量约82.19亿立方(mmcfd)。

也许,各国政府与外国油气勘探生产企业之间的复杂商业条款的谈判可能会成为未来东南亚地区许多天然气项目的绊脚石。另外,因为最近的成本效益措施改善了经营现金流,尽管当地的勘探和生产预算增加了,但斯伦贝谢等油服巨头预计2019年年收入将实现两位数增长,这部分增长主要来自国际市场的离岸海洋工程项目和勘探开发相关活动。我们预计短期内不会有明显改善,这是因为当地的长周期离岸海洋工程项目的开发需要时间来转化大量工作为供应链。此外,离岸海洋工程供应链不仅依赖于勘探开发项目来刺激需求,还依赖银行和投资部门提供,还有通过债务重组来扩大财政。目前需要稳定、强劲的增长率来融化金融界对离岸海洋工程石油天然气行业的冷淡、消极心态。

对于该地区参与的石油企业和油服企业来说,充分掌握全球地缘政治和宏观经济环境非常重要,这样才能应对目前的高油价,以有效引导当地的地理环境发展。在过去九个月里,石油天然气行业的情况在东南亚以外的地区犹如过山车一般上下波动。石油输出国组织可能开始逐渐减少目前的1.8mboepd产量,这会导致通货膨胀。与此同时,美国政府正考虑对伊朗再次实施制裁,这将不利于其2.1mboepd原油的出口。

委内瑞拉的地缘政治也是难以预测,根据2018年6月的报告,其国内的政治危机导致原油产量从2017年的平均2 mboped减少到1.3 mboped。这显示出石油输出国组织成员未能履行合同,向主要需求国输出石油,例如印度等国家无疑在当前油价反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过去三四年里,离岸海洋工程市场给业界带来了多次“假希望”,但这个行业需要的其实是一段稳定期。如果油价在2018年余下的几个月里保持在65美元/桶以上,那它可能会开始给予勇气予这个行业,并带来更高水平的投资需求,同时增加承包商的收入。

2018年整个行业最大的特点是审慎乐观。在过去48个月中能幸存下来的任何离岸海洋工程项目必定是在很多方面都“走对了”。这个行业在未来12-24个月内将持续升温,将会吸引业界人士采取更积极的商业策略来提高年收入和收益。我们相信成功走过来的企业来年将继续专注于充分利用他们在核心领域的能力。

 

11月27日,Thom Payne将于新加坡OSEA2018研讨会上发表演说,主题为“全球石油与天然气供需动态的未来趋向”,欢迎前来聆听。